一代宗师:缅怀那个时代传统武术文化下的人、事和感情

Mar 29, 2013


如果以十分来评论的话,《一代宗师》是一部可以打8分的电影,典型的王家卫式电影。

电影的每一个镜头、每一句话都颇有讲究。整部电影在我看来,实际上是王家卫在缅怀那个时代传统武术文化下的人、事和感情。

我觉得这个话题特别有意思,文戏和武戏的关系,电影里文戏和武戏是不分的,这部电影不能用传统的武侠电影的眼光来看它,功夫片拍的是练功夫的人,但是这个电影拍的是一群文人的电影,叶问是一个世家子弟,有人说咏春拳是女人拳,但是很有可能咏春拳就是一个文人拳,有点像太极拳一样,其实我们看创立太极拳的陈王庭,王宗岳,都是文化水平非常高的人,他们创的拳就就是很有哲理的,实际上在太平盛世里面功夫并不是打架或者实用的东西,而往往是一种个人修养。

我们看甄子丹的叶问是不教拳的,为什么呢?他不缺钱吗?这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世家子弟,他觉得教拳是一件非常粗俗的事情,就像如果你是一个大名士,你不可能去开个画画班,开个书法班去挣钱一样。但是到了香港之后,家道中落,他就是必须要教拳了,但是还是有他的道统在,比如张震那个人物也很有意思,小沈阳来收保护费,说你教我点呗,张震说武功传给你这种人,是糟蹋了祖宗的东西。

当代的八极拳大师吴连枝,他曾讲八极拳的门规:学成了八极拳,一你不能去打把势卖艺,这是糟糕祖宗的东西,给人当猴耍。二你不能当看家护院的,不能说学成了八极拳你去给有钱人当狗,这不行。张震的话是一样的。包括叶问也说三不教,舞龙舞狮的不教,因为学了就打架。武术是一种修养,不是打架的。还有头无片瓦者不教,饭都吃不上,还学什么拳。原来还有一句话是聪明的人不教,太笨的人不教,等等。

如果大家对咏春拳有一点了解的话,咏春拳和洪拳都是南方的代表拳种,咏春拳跟洪拳的特点非常不一样,洪拳非常的有力量,非常威猛,大开大阖,八极也是,但是咏春拳是非常文人化的,中国武术里,双手叫作桥,双腿叫做马,咏春的桥手是一个防守的架势,它并不主动攻击人,但如果你一拳过来,我左手把你攻势消掉,同时右手就攻击到你,连消带打,就是说你不打我就没事,但你一打我你自己就挨打。所以我猜想长年练这种拳的人,应该往往是非常有风度非常优雅的人。

包括民国戏,举个例子,里面我印象很深的一句话,叶问第一次要出头,来个人说我要贺你,叶问微微一笑,回答说:那怎么好意思呢?觉得非常平常的一句话,很客套,甚至很俗气,但是过了多年以后,日本占领佛山,他变得特别穷,有一个酒店的人说今天办酒席,剩了很多菜,你不如带回去给孩子们吃吧,他这个时候身体一震,因为他这样一个世家子弟,居然要给他剩菜,但他的反应是什么呢?他转过头还是微微一笑说,那怎么好意思呢?这跟第一次说的时候就是完全不一样,这就是民国人的风度,虽然对我好象是一个侮辱一样,但是我还是很微笑的说感谢你,说怎么好意思呢。

还有很多,我想表达的就是文戏和武戏是不分的,《叶问》的武打就是快感,噼里啪拉就把这些人打趴下了,而《一代宗师》追求的是中国功夫的美感,这几个门派的美感都是不同的,八卦掌的优美,八极拳的勇猛,咏春拳的文雅,都表现得很好。

谈到历史上的侠,最早的肯定是墨家的侠,是那种能够牺牲自己的侠,勇猛无惧。后来的侠,曾经有一段时间成为一个贬义词,比如有首诗写“莫学游侠儿,矜夸紫骝好”,就是说不要像游侠一样吊儿郎当的。每个时代都不一样,到现在的侠应该有更多元的元素,为国为民,侠之大者,金庸的也是一种侠,包括我们看电影里面,胡金铨的是一种,张彻的是一种,徐克的侠则每部都不一样,黄飞鸿也是一种侠,非常进取的。笑傲江湖就是另外一种侠,它的精神就是退,你们都争,我不跟你争而已,抛弃俗世的价值观,就是侠。

王家卫在《一代宗师》里注释的感情很朦胧,很多人看完之后也说不清楚叶问和宫二之间是否是知己的感情还是其他。叶问与宫二数年间只相遇一次,只交手一次。当四眼相对的时候便有了情。

叶问和老婆之间,是传统的相敬如宾的感情,而和宫二之间就是知己的关系。电影最后有一句话,说“人生中很多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是王家卫式的语言,翻译成中国古代的话就“白头如新,倾盖如故”。两个夫妻,过了一辈子,头发都白了,可能根本不了解对方。相反的,有时两个人偶然相遇,却好像相识多年的故人一样,就是一见如故,就是相见恨晚。叶问和宫二就是这种。但这样的感情,最后因为道德或者其它的原因而放弃,就更有悲剧感。但是想起来,这所谓的原因就是宫二说的,你不知道她,她不知你。但是我仍然认为宫二与叶问之间是有感情的,这种感情应该是超越知己的。叶问不是对武术有极致追求的人,之所以一直想见六十四手,恐怕看的只是宫二,念的是交手的感觉罢了。

也许王家卫本身就不在乎电影的结局是怎么样,因为时间到了。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该来的人来了。正如叶问在结尾所说,从此我没有眼前路,只有身后身。身在何方?路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