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说,百花深处

Dec 18, 2011


很多人都在好奇,在那百花深处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其实那是一个类似白桦林的故事,因为男人的出征和女人的等待让我自然而然的想起了白桦林。

百花深处,来源于明朝一对养花的夫妇,在地安门附件种花,春夏两季,牡丹藕荷飘香,秋有黄菊铺地,冬有梅花映雪。一年四季花香不断,许多文人墨客皆来此赏花,因此得名百花深处。后来他们逝去,没有留下任何一级,只留下百花深处。

很多年后变成了一个胡同,叫做百花深处胡同。

听胡同的老人说,地安门有很多故事。这里的故事不分皇室贵族还是民间百姓,因为不管是千里从军的将士还是为国尽忠的将军,都有一个女人在等他归来。歌中第一句唱道不想再问你,究竟在何方,不想再思量,你能否归来么。简单的两句话暗示了千古的悲哀。苦苦等待的女人知道自己的男人战死在了远方,永远也不会再回来,只是回想男人曾经在自己身边的时光,想要紧紧的抱着他,永远不放手。为了思念而思念,空等千年。

人说百花深处住着老情人的时候,那种沧桑像是一种回答,让人心碎。人说北方的狼族,会在寒风起,站在城门外,穿着腐朽的铁衣,呼唤城门开,眼中含着泪。

一个老人还说了一个故事。在百花深处胡同有一个老人,总是在胡同门口等待被当成壮丁抓走的丈夫,在死前还为他未归来的丈夫点了一盏灯,照着回家的路。地安门,百花深处,什刹海,银锭桥,鼓楼这名字之所以让人听到就会浮想联翩,是因为他们见证了这里的历史,附加在上面的情感是分隔不开的。

文献说,地安门早已经五十年代被拆,其一砖一瓦曾被记下编号,存放在天坛以备日后重建之用,后因失火成为灰烬。于是老人说,地安门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地方。北京的很多人到现在也没有看到过地安门,但是有一首歌却能引得人如此向往,包括那首歌的主人。长久没有灵感,当有一夜他第一次喝到二锅头便爱上了这酒,喝高了以后百感交集,沉积与沧桑在第一时间被感动,融汇了地安门和百花胡同的故事,由此成绝唱。

很多时候,尽管只是看到了“百花深处”这个词,四个字,却将那种欲盖弥彰的美挥洒得初次韵味,设若就是“百花”,也就平了,却加个“深处”,如此而来,繁华中的清幽,绚烂处的寂寞,角落里的故事,愈加耐人寻味了。想着百花深处,是否有一位端坐如花的女子,这边厢杜鹃怒放,那边厢纤枝新绿,月华倾泻时的绝美风华,在缠绵凄恻的啸声里,踏一地清光携卷诗书,冷眼看百花之外的熙攘人间。

如果说“百花深处”给人是深藏待现的美,“灵境”则是另外一番道禅的意境了。总想着“灵境”中必然有一位身着青衫的男子,清浊瘦弱,傲骨嶙峋,青衫在风中飘,杏花零落于肩头,一脸的沉静和萧瑟,穿越千年风尘从薄薄的诗册上浮现,平平仄仄的诗句,道的是人世沧桑。

那些卷裹美好和温暖的事物总是不经意间便打破了我们的冷漠和阴暗,演绎纯真的寓言,比如眼前的“百花深处”。